追蹤
---♠♣Lost In Wonderland♦♥---
關於部落格
`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-desk?'
  • 190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坦率

以上句字是出自William Shakespeare的劇本《Hamlet》裡面的第三幕第一場;
相信不少人也聽過這句句字,但實際上是指甚麼呢?
通俗的譯法是「活好,還是死?那就是問題所在了...」


不過我個人的想法倒是「應該是這樣,還是不這樣呢...」
而我下了「坦率」這個題目,就是想說「做人應該坦率一點,還是不呢...」
雖然這樣想跟上述的名句好像有點不太合情理,不過不管了(喂)
因為我英文已經開始爛到連基本翻譯都開始不會的地步了Orz
我覺得自己連以前中五程度的500字作文都再也作不出來了...(汗)


回正題,到底我想說的「坦率」是指哪方面的呢?
說實在的話,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達是哪方面,總之,就是對人坦率一點。
為甚麼會這樣說,因為我自認自己並不是個坦率的人...
從小到大喜歡把自己的情感收好
也因為這種習慣,不但別人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情感
自己連別人的情感也察覺不到...


依稀記得中學時的R.E課(聖經/道理/倫理),修女有提到Awareness這一技巧(?)
就是去「留意」,去「察覺」身邊的事物
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叫Spiritual Awareness,也就是「心靈上去留意別人」...
就是即使別人不說一句話,也能清楚知道對方的情感


雖然由那時開始到現在,我也會去察覺別人心中所存在的那種「情感」
但若要我把情感的來源道出,我相信我的Awareness還未好到那種地步......
相反的,自己倒是不斷隱藏著自己的情感,不想讓別人發現


但我發現,有時候有很多東西,說得很好聽,要實現的話,還是有一段距離......
引用《少年陰陽師》第六話裡面,昌浩跟小怪(紅蓮)的對話:
「小怪,總覺得你好像一臉痛苦似的...怎麼了,肚子甚麼的痛嗎?」
「沒這回事。」
「痛的時候就說出來啊,看不見小怪的人是不會明白的,不說出來是無法傳達給別人的。」
對...有很多時候,不說出來是無法傳達給別人的
但人很矛盾,很多時候也不想「說」,卻很想別人「知道」...
例如同學A很喜歡同學B,雖然很喜歡她,每天嘗試親近她,和她聊天等等;但因為沒有說出來,最終看著同學B和別人的在一起。
又例如A君想到了某個不錯的方案,但沒有在會議中說出來,反而過了一會,B君提出了相同的方案,最終被老闆提升的是B君。
這種例子不是很常見嗎?
但是很遺憾,我非常承認自己是這種「不坦率的人」的其中一份子。


怎麼說?雖然先例很多,不過要說的話,就說引起我寫這篇的最近發生的事:
就是前兩天的晚上,收到媽媽電話......
之所以會收到媽媽的電話,代表我已經蠻久沒有和家人對話式聯絡(約一到兩個禮拜)
(也就是,就算是接觸家人,也只是用MSN打字的形式)
而我很多時候也很該死的沒聽到電話而造成Missed Call,因為平常上課的話一定會調震機
這次剛好電話放在桌上充電,很容易就聽到電話震動的聲音......


看到來電顯示馬上知道是家裡打來的,於是便很高速的接聽;
母親的聲音聽上去總是很有股寂寞感,但在語氣中我聽得出她很高興。
她每次都會說:
「沒甚麼,太久沒有跟你聊天,所以打來問候一下你。有沒有事情想告訴我的?一切事情都順利嗎?」
「嗯,一切都很好,沒甚麼特別事情。」
這也是我慣常的對白。
的確,常我這種平平無奇的上課日子,確實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可以拿出來分享。
接下來母親又說了一下家中的近況,父親工作方面怎樣之類的...
我想她應該希望我也說一點甚麼,但我卻說不出半點話來......
想起小時候總是興奮的說「吶~今天老師叫我們畫自由畫,我畫了...」...現在?唉...
這時,我開始察覺了自己的「不坦率」;
聽著母親的聲音,即使說著她的事情,我感覺到她的孤獨卻沒有做些能讓她高興的舉動...
所以喉嚨有種卡住只能發出短小句子的感覺,不斷的「嗯」、「是啊」、「真的?」
事實上,那是我忍住淚水的好辦法...
如果真的說上自己的事情,那必定是我真的非常傷心的事情,所以恐怕我沒說多久就會哭出來;
到時候母親說不定會更擔心...所以我希望就這樣的「不坦率」下去...
一直到聽完母親例行的「吃得好一點」、「天氣轉涼,要小心身體,多穿衣服」等提點後...
再由母親自行說再見(聽上去是很不捨的Bye bye,而且是Bye到我收線為止)...


母親打來這樣的電話並當然不是第一次,我都來到台灣快三年了。
由起初在僑大偶爾自行打一次回家,到現在有了電腦只是用MSN打一下字...
連我自己也覺得和家人關係快要變得過份生疏......
非說不可的事情就只有經過日食百圓後還是撐不了要說的「不夠錢用」...
我真的覺得自己很無可救藥Orz|||
而我認為,這是「不坦率」所造成的後果--
因為事實上,我很想家。
無時無刻都很想回家。
母親每天的孤獨日子不是不能想像...
她身體不能太操勞,又不太會用電腦(所以也無法用MSN跟我聊天),沒有能交心的朋友;
整天呆在家裡,看書,看電視,煮飯,洗衣服;
父親回家後已經累透,看完新聞吃過飯,就會躲在房間上網;
然後很早就睡覺了。
所以我很明白母親在我和老哥都在外地唸書的時間,她一個人在家是怎樣的一回事...
知道的,卻沒能做到甚麼...所以「我很想家」這些話...怎能說得出口......
這些話,確實地--不說出來是無法傳達的...
所以至今仍然藏在我的心裡面,一次也沒有說出來。


話雖如此,我最為慚愧的是,每次我回家的假期...
不是在忙同人節就是辦表演,不然就是旅行(雖然是和家人一起去,但那種層次不同吧);
我在家的時間雖然是有很多,但不是在畫稿就是在MSN...
和家人在一起時間,就只局限在吃飯......
所以母親一直很孤獨,而她本人亦很「坦率」的跟我這樣說。
她明白我很忙,亦是家中最支持我同人事業的人,所以很多時候她也默默的支撐我;
甚至會問我「有甚麼能幫上的嗎」...
我卻默默的只做著自己的事情,沒空閒去陪她。
舊同學們也一樣,明明是以前每天都見面的死黨,現在卻只能見一兩次。


很多時候,我對「情感」的「不坦率」出自於「怕」...
「怕」...
不知道會不會讓甚麼人擔心...
不知道讓人知道後會有甚麼後果...
不知道別人會怎樣想...
相信很多人也會這樣,同樣地想用「不坦率」來面對「情感」
但有時候,稍微坦率一點不是更好嗎...?


雖說這樣,人生總有很多忌緯的東西...
同時人與人之間也有很多矛盾的存在...
有時候雖然很想相互去了解別人,卻兩邊在排斥--
「你為甚麼不嘗試去了解我?」
「那你又有去了解我嗎?」
跟《Gundam OO》裡面提到的道理一樣...
不過,不想了解和想去了解卻不成功
卻又是另一回事了...(跟本篇內容不太相關,所以略過...)


嘛,畢竟「坦率」並不是一時三刻就能「變得」的...
我想,我今後也會繼續的「不坦率」;
是讓自己的情感「不坦率」--
但是我會讓自己的行動變得「坦率」的...


所以...現在定下了在回澳門之前把所有同人相關的事情都預先辦好的目標...
暑假的次數也剩不多了;
所以這個暑假,我希望能把大部份時間為家人和以前的死黨們做點甚麼;
現在回首一看,還真的覺得,以前忽略他們太久了.........
明明自己每次有困難,他們都總會是第一個來幫我,來聽我訴說;
我卻沒能為他們做點甚麼......


所以至少,讓我和他們留下一段高興的回憶也好...
稍微讓自己放鬆一下也好...
不只是這次,以後每逢有機會,我也希望是這樣;
我希望不會再有「啊,又是這樣過了...」的遺憾...
希望能讓自己對他們「坦率」一點...
希望籍此讓他們明白他們對自己的重要性。


To be or not to be, that is the question;
Whether '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
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,
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,
And by opposing, end them.

生存還是毀滅,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;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,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,通過鬥爭把它們掃清,這兩種行為,哪一種更高貴?

--"Hamlet" Act 3 Scene 1, William Shakespeare(1600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